8828彩票

热门标签:8828彩票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8828彩票注册网址
当前位置: 8828彩票注册网址 > MPA论文 > 我国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组织体系制约

我国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组织体系制约

时间:2018-07-28 15:10作者:8828彩票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我国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组织体系制约的文章,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各个参与方,都需要明确各自的职责范围,在这个职责范围内行事,从而稳定的推进医养融合养老服务。
  硕士论文章节导航:
  
  论文摘要目录:医疗与养老融合中养老服务制约因素探究
  第一章:医养融合养老服务发展问题研究绪论
  第二章: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研究基础理论
  第三章:我国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体制情况
  第四章:我国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组织体系制约
  第五章:医养模式下养老服务运行机制的制约
  第六章:医养养老服务保障体制的完善策略
  结论/参考文献:制约中国医疗养老融合发展的因素研究结论与参考文献
  第四章 我国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组织体系制约。
  
  4.1 我国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组织体系制约情况。
  
  4.1.1 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组织结构分割。
  
  中国目前的医疗、养老服务组织机构处于分割的状态。医养融合在试点阶段,依旧没有统一的组织机构。在我国现行的组织机构中,医疗主要是由卫生机构负责,医疗机构是从事疾病的诊断和治疗。主要有医院、疗养院、门诊、卫生所等等医疗机构。养老则属于民政机构主管,主要有福利院、敬老院等等;主要从事的是对老年人的生活照料。医疗费的报销事宜又是由人社部门负责。医疗和养老有各自的组织机构。在上述的案例中 Y 市是依靠的是上一级政府实施了强大的推动力才能艰难的协调运行。但是上一级的政府依然没有打破这种组织机构分割的命运,依然是职能交叉,各个组织机构都有自己的职责分工,也有自己的政策绩效的导向,很难进行协调统一,开展统一的行动。
  
  4.1.2 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组织职能交叉。
  
  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组织体制分割这也直接导致了医养融合组织职能的交叉,出现“多龙治水”的管理格局、模糊的部门职责界限。这也成为了目前阻碍我国医养融合养老服务发展的主要障碍之一。在我国医养融合养老的组织体系中,民政部门管理养老机构,养老机构在日常的运行中,要接受卫生部门、税务部门等部门的共同管理。卫生部门负责对医疗部门的管理,平时也要接受消防、税务等多个部门的管理。具体到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中,就要同时接受卫生部门和民政部门的双重的管理,这也就存在着“两管”或者“两不管”的情况。而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都属于独立的经济主体,换句话说,双方都会被利益所驱使,这又无疑增加了上级部门的协调的难度。当一旦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双方互不相让,只能是老人群体为他们的冲突买单。如何明确在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中卫生部门和民政部门的职能,避免这种职能交叉的格局,是医养融合养老机构转型的关键[55].
  
  4.1.3 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组织利益不统一。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对于医疗机构的管理采用的是“管办一体的”医疗体制,以发展大部门是以公立医院为主,分成了一级、二级、三级等级体系的医院。随着医院体制的不断改革,政府不断的放权让利,优质医疗资源都集中在三级医院。而医疗机构从定位来说是为广大的患者提供医疗救助和康复护理服务,但医疗机构同时又是追求经济利益的的企业,经济利益最大化是企业运营所追求的。
  
  养老服务则属于公益事业,微利或者无利。对于三级医疗机构来说,具备了较好的医疗设施和较高医疗水平,吸引了很多患者,经济效益也比较好。发展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会占掉一部分的医疗资源,同时也会增加其运营的资本。加上养老服务的高风险性,有时可能会给医院带来医疗的纠纷。这也导致大中型的医疗机构不愿意对于加入到医养融合的养老服务中动力不足,而那些小型的医疗机构来说,因为自己本身的经济效益就不是很好,有的可能已经入不敷出,根本没有能力提供除了医疗服务类的养老服务[56].综上可以看出,由于医疗资源的紧缺以及养老服务的第理论,导致一些大中型医疗机构缺乏开展养老服务的动力,小型医院则不具备转型成为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条件。
  
  4.2 我国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组织体制制约的原因。
  
  4.2.1 信息不对称。
  
  医疗行业属于高度专业性行业,需要从业者有较高专业性和技术性。医疗的提供方医疗服务信息的占有和获得上有绝对的优势,在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中医疗机构就处于信息的优势方,它拥有对老人的疾病信息的诊断和处置的信息,而老年人由于对医疗知识的了解有限而处于信息的劣势方。疾病治疗本来就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为每个人的身体条件都不一样,一样的病有不同的治疗方法,一样的治疗方法不一样的效果,不一样的治疗方法一样的效果,这些在医疗中是经常发生的现象。这也导致了同一种病如果使用不同的医疗服务手段,那么产生的价格也是不相同的。医养融合养老服务对于这种医疗的行为是没法监督的。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机构在凭借着这种优势,处于一个监管的死角,比如通过诱导老年人的需求、对其进行过度治疗,这些都是很难避免的。这种信息的不对称也导致了对于医养之间不能很好的进行横向联系,导致医养的融合依旧存在这很大的困境。
  
  4.2.2 存在部门壁垒。
  
  我国的医疗和养老一直处于分离的状态。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主要涉及民政部门、卫生部门、社保部门三个部门。医养融合所涉及的这三个部门互相独立,不存在隶属关系。在我国现阶段的性质体制中,养老机构是由民政部门来管理,医疗卫生又是由卫生部门负责,居家养老服务是在高龄办的规划下统一实施的。对于医养融合养老服务没有统一的组织体系,运行也是受限于体制分设、行业之间的差异等等,这也导致各个部门对于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政策解读存在着分歧,政策执行不落地或者不统一。
  
  首先,从医养融合养老服务所要求提供的养老服务来看,包括生活照料、医疗诊断、康复治疗、临终关怀等等。要在同一时期推进这些服务,单单依靠民政部门或者卫生部门是不可能完成的。而在当前这种组织体系分割的情况下,导致医疗、养老资源分散,医养之间缺乏沟通。就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所提供的具体服务内容来看,民政部门是依托于养老机构、社区服务社等,提供最基本的生活照料。卫生部门则是依托护理院、医院、家庭医生等提供包括疾病诊断、康复护理的照料。而区分是医养融合养老服务还是生活护理还是疾病护理,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社保部门的报销也不尽相同,有些可以纳入医保报销,有些则不可以,导致纳入医保报销的床位会出现“押床”现象,造成了资源的浪费。
  
  这种组织机构的分设造成的“碎片化”、“部门化”的管理,医养融合养老服务必须跨部门协作,而这很难办到。这样医疗资源和养老资源就很难进行有效的整合。比如民政部对于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政策扶持、补贴,但卫生部门尚未出台医养发展措施,不能承担起管理、监管的职能,社保部门的医保制度也不完善,比如结算困难,医保定点设置不合理等等。要推进医养融合,必须要消除壁垒,整合资源,从现在来看是远远不够的。
  
  4.2.3 医院参与动力不足。
  
  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发展离不开医疗机构、养老机构以及政府的多方参与。
  
  就医院来说,它是面向全社会的患者提供医疗、救助的机构。但在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中,一些大型医疗机构却缺少动力。就医院的资源来说,我国由于医疗体制的不断改革,三甲医院拥有了很多的资源,实力雄厚,本身对于医疗资源来说就处在一个供不应求的状态,而养老是一个薄利行业,并且存在在很高的风险,让三甲医院主动加入到医养融合的行业有点不太实际。仅从发展医养融合养老服务占用了医疗资源不说还存在较高的风险这一点来看,就可以知道,三级医院参与医养融合养老服务动力明显不足。对于一级、二级医院来说,医护水平整体不高,医疗资源本身也比较匮乏,他们参与医养融合养老模式只能是心有余和力不足。就经济效益来说,医院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企业,追求的是效益的最大化,养老则是公益事业,薄利或者是无利。让医院参与到医养融合养老模式中,会增加其运营成本和经济负担,从这一点上看,医院参与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业也显得动力不足。同时,医院的医疗资源本来也有限,护理人员更是短缺,在当前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不成熟的大环境下,资金短缺、政府部门多重管理,也缺少统一的组织体系,政策支持不足的的情况下,让医院加入到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供给中来,医院显然没有做好准备[56].
  
  4.3 完善我国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组织体系的关键。
  
  4.3.1 统一组织机构:成立专门的老年工作办公室。
  
  为了更好的解决养老结合养老服务组织体系分割造成的种种问题,加强组织统一的领导,统筹多方资源是是在必行的。对于老年工作办公室学界也有过不同类型的讨论。比如,医学界的一些人士认为,因为老年人身体健康状况需要医疗护理,所以在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中,卫生部门应该是主要负责的部门,应该由卫生部门牵头管理。养老界则认为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主要是面对老年人,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也是为了更好的服务于老年群体,所以民政部门要做好统一的管理工作。笔者认为要真正实现医养的融合,需要建立专门的老年工作办公室。建立专门的老年工作办公室[57],进行协调民政、卫生、社保和高龄办等多个部门的。这个老年办公室主要是要打破医、养当前分离的组织机构,建立统一的组织机构,进行医疗和养老部门之间的横向联系。老年工作办公室的工作主要分以下两个部分:
  
  (1)牵头组织并实施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发展规划。将目前的卫生事业规划、养老事业规划、医疗机构设置规划等进行整合,建立专门的医养融合养老服务发展的综合规划。
  
  (2)对于不同的医养模式,进行不同的管理。明确不同医养融合中民政部和卫生部门各自的职责,并因地制宜的进行管理。
  
  4.3.2 职能明确:职责分明。
  
  明确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中卫生部门和民政部门作为主要参与方的职责是医养融合养老服务发展的关键因素。
  
  首先来说,从政府的职能来说,医养融合养老服务属于公共产品,各级政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民政部门主管社会的福利事业,卫生部门要对医疗卫生负责。在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中,政府要做好统筹的工作,统筹养老机构、医疗机构、居家养老中的社区机构以及家庭,将这些都纳入到对于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规划中来,提供对于医养融合养老服务有关的制度、政策的扶持[58].卫生部门,作为主要的参与方之一,在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卫生机构的准入标准、经营的性质、服务的范围、医护人员的资质认定中都有责任。民政部门对于“三无”、“五保”等养老困境的老人,要做好界定,承担起对于这些老人的医疗护理、生活照料方面的责任。社保部门要对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模式的医保报销的范围进行好界定,探索与医养融合养老服相匹配的支付模式,减少老年人的护理负担。同时,老年办公室也要对于在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中,医疗部门和养老部门做好利益和责任的划分,避免出现双方的利益的冲突和责任的推诿的情况。
  
  总之,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各个参与方,都需要明确各自的职责范围,在这个职责范围内行事,从而稳定的推进医养融合养老服务。
  
  4.3.3 利益协调:政策激励。
  
  要打破医养融合养老服务在在实践层面的种种阻力,尤其是医院参与动力不足问题,必须要建立相应的激励制度,从而激发医养融合养老服务发展的参与方的动力。
  
  对于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政策制度的激励,首先要从政府的政策扶持出发,所谓政策扶持就是指各级政府要因地制宜的推进在医养融合的过程中比如用地的审批、医养融合养老服务基础设施的建设,所需要的对于一些医疗、康复设备的购置以及税收等方面的政策的支持力度[59];其次,通过对医养融合养老服务机构的床位进行补贴、运行进行补贴、尤其是对于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中医护人员的补贴,通过这些财政方面的补贴让更多的社会资本流入的医养融合养老服务中来;最后可以通过费用补偿方式激励,比如通过放宽对医养融合养老机构的医保定点,增设长期护理险等等方式。通过这一系列的政策扶持、政府财政补贴、费用补偿等来完成对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激励。在医养融合的实践中,不难发现,大型的三甲医院由于自身的资源优势不愿意参与,而一些一级、二级医院又因为不能满足对于医养的需求不能参与进来。通过建立这一系列的激励制度,增加医院作为参与方的利益,将对医养融合养老服务的发展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60].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