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28彩票

热门标签:8828彩票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8828彩票注册网址
当前位置: 8828彩票注册网址 > 文学论文 > 莎士比亚戏剧创作和汤显祖“四梦”对比

莎士比亚戏剧创作和汤显祖“四梦”对比

时间:2018-06-14 09:30作者:南山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莎士比亚戏剧创作和汤显祖“四梦”对比的文章,莎士比亚和汤显祖的戏剧作品中,人物的命运或是死亡,或是遁世,总与世道、人心紧密相关,是“历史的必然要求和这个要求的实际上不可能实现之间的悲剧性冲突”。公平、正义被社会所摒弃, 善良的人无力拯救国家和自
  摘 要:汤显祖与莎士比亚作为东、西方极具影响力的戏剧大师, 用自己的作品对所生活时代人的生存状态、生命价值进行反思, 指出当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欲望和野心缺乏约束时, 政治悲剧和人伦悲剧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了。莎士比亚在作品中, 反对暴力, 反对践踏人的生命、尊严, 并最终用宽容为自己的人文理想寻找到一个出路。汤显祖则着重表现人与社会政治以及自身道德与欲望的关系, 用主人公的遁世宣告自身理想的破灭。
  
  关键词:汤显祖; 莎士比亚; 人文观; 戏剧文学;
  


 
  汤显祖和莎士比亚作为东、西方极具影响力的戏剧大师, 在近、现代开始进入比较研究的视野。日本学者青木正儿曾说过:“东西曲坛伟人, 同出其时, 亦奇也。”[1]客观来说, 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和汤显祖的“四梦”从内容、社会背景、结构、表演方式等诸方面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然而, 伟大作家的作品超出了娱乐层面, 成为社会乃至人类精神世界的一个展示侧面。莎士比亚生活的时期是西方文艺复兴时期, 汤显祖则既接受了正统的“仁者爱人”儒家思想, 同时作为王学左派罗汝芳的弟子、达观的密友, 又积极认同“天理即人欲”这一进步思想。他们的作品与时代紧密联系, 其中蕴含的人文精神虽有东、西方之别, 但本质上却有共通之处。简言之, 都是对人的生存状态、生命价值进行反思, 对社会政治发展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一、道德与欲望---人性的艰巨斗争
  
  人文, 简要来说是指人类社会的各种文化现象。其核心是“人”, 简言之, 就是承认人的价值, 尊重人的个人利益。当社会开明、进步时, 维护人的尊严、提倡宽容, 反对暴力和不道德成为社会所认可的标准。当社会动荡之时, 专制、暴力、阴谋、纵欲则大行其道, 它一方面践踏社会道德, 另一方面又以种种不正当的手段来满足自身无休止的欲望, 显现出人性中卑劣的一面。
  
  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与战胜敌人的人相比, 战胜欲望的人更加勇敢。”但是, 人们在面对欲望时, 往往选择滑向欲望的泥潭。莎士比亚在他的四部着名悲剧中刻画了诸多邪恶之人, 有弑兄娶嫂的哈姆雷特叔叔克劳狄斯, 有杀害国王篡权夺位的麦克白, 有不孝而且狠毒的李尔王的女儿, 有完全出于个人野心没得到满足而挑拨离间的伊阿古。诚如作者在作品中所言:“人们往往用至诚的外表和虔敬的行动, 来掩饰一颗魔鬼般的内心。”这些反面人物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就是对于权力地位的渴望, 在这种渴望的驱动之下, 野心膨胀, 继而违背天性, 做出种种丑恶血腥之事。《哈姆雷特》中, 克劳狄斯在独自祈祷时, 这样剖析自己的内心:
  
  “我现在还占有着那些引起我的犯罪动机的目的物, 我的王冠、我的野心和我的王后。非分攫取的利益还在手里, 就可以幸邀宽恕吗?在这贪污的人世, 罪恶的镀金的手也许可以把公道推开不顾, 暴徒的赃物往往成为枉法的贿赂。”[2]
  
  即使他已经认识到自己的罪恶, 但是却不愿意放弃国王的宝座。麦克白在面对班柯鬼魂时的惊慌失措, 李尔王两个女儿取得权势前对李尔王的曲意逢迎, 取得权势后的翻脸无情也昭示出权力地位对人性的巨大扭曲。而伊阿古作为奥赛罗的旗官, 仅仅因为没有被升为副将, 对待奥赛罗的态度就变成“恨他像恨地狱里的刑罚一样”.此外, 他还憎恨副将凯西奥, 为了取代凯西奥的位置, 诬陷他与苔丝狄梦娜通奸。向上爬的欲望掩盖了道德, 从而做出种种令人发指的恶事。“在他们身上, 人性已不存在……而被恶魔的性格所代替。”[3]
  
  同时, 戏剧中所有正面人物的下场都十分凄惨。哈姆雷特, 一个高唱“人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优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这样一个天性纯笃的王子, 却死在阴谋和毒酒之下。善良而高贵的邓肯被自己最信任并委以重任的麦克白害死。李尔王至纯笃孝的小女儿考狄利亚最终被杀, 纯洁的苔丝狄梦娜勇敢地背叛家庭, 选择了奥赛罗, 最终却因为流言而死于自己的丈夫奥赛罗之手。
  
  如果说恶人的死是为了证明保持人的善良本性的重要性。那么, 这些代表人性美好一面的人物在剧中的死去, 其实就从另一层面展示了高贵的品德、善良的天性、诚实的作为最终要被混乱的世道和野心所毁灭, 这些代表正面形象的人物是不为现实所容的。
  
  与莎士比亚笔下的血腥罪恶相比, 汤显祖的作品没有那么多血腥和谋杀。他的创作更侧重于展示明代中晚期古代读书人责任感的缺失和对物质的无止境的追求, 从而揭露官场的黑暗、官僚的庸俗与无能。在晚明, 朝政混乱, 读书人也从早期儒家的对“立德、立功、立言”的大义追求转而变成对个体欲望的放纵。所谓“学成文武艺, 货与帝王家”, 对于很多普通读书人而言, 读书的目的是做官、发财、光耀门楣, 权势富贵、功名利禄是人情之所向。《邯郸记》中卢生就是这样一个穷尽一生追求高官厚禄、娇妻美妾、子孙昌茂的人物。卢生早年自诩“身游艺, 心计高, 试青紫当年如拾毛”[4].然而, 在现实生活中屡屡失意, 遇神仙点化, 得与崔氏联姻, 早年科举失意的经历使得他很快接受妻子崔氏的建议, 以金钱结交朝中大臣, 从而达到跻身仕途的目的, “夫荣妻贵”的思想甚至驱使他伪造皇帝的诰命敕封其妻子崔氏。在卢生漫长的仕宦生涯中, 他建立功勋所用的“盐蒸醋煮”“御沟红叶”这些极其荒谬、可笑的办法表现了汤显祖对尸位素餐的官场现实的厌恶。当卢生位极人臣时, 又耽于采战之术, 最终一命呜呼。卢生的一生体现了封建社会读书人穷尽一生所追求的成功人生, “大丈夫当建功树名, 出将入相, 列鼎而食, 选声而听, 使宗族茂盛而家用肥饶。然后可以言得意也。”庸俗的社会造就庸俗的人生价值, 从而无止境地追求功名富贵。整个社会的上层统治阶级皆由这些官员组成, 政治清明、贤人居位只能是一个美梦罢了。
  
  二、逃避或者毁灭---人物命运结局的必然性
  

  人物作为戏剧的核心, 其命运与结局不仅体现个体在时代背景下的必然趋向, 而且还彰显作者对于社会现实的思考。
  
  在莎士比亚的作品中, 尤其是历史剧中, 人物命运往往以死亡作为最终的结局。四大悲剧中, 主角由于个人性格的原因, 毫无例外地死去。但是, 当我们细细探究, 就会发现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哈姆雷特的死亡是一个理想人物不容于现实的例证, 善良的天性使得其在复仇过程中犹豫、迟疑, 他没有做错任何事, 却要面对母亲对父亲感情的背叛和叔父的狠毒无耻。他的理想世界被现实击碎, 而给予他致命一击的恰恰是自己的亲人。因此, 即使他继承王位, 也没有办法以正面的、宽容的、饱含同情的态度面对自己的臣民, 死亡是他最好的结局。奥赛罗因为听信谣言, 杀害了自己的妻子, 就像古希腊戏剧《俄狄浦斯王》一样, 当真相展示在面前时, 他无法改正错误, 也无法面对自己内心的懊悔, 只有通过自我惩戒---死亡, 来洗刷他的错误。一个把荣誉和道德看得高于生命的人, 因为误会而做出自以为正直的举动, 最终为了维护荣誉和理想而选择死亡。李尔王和泰门死于自己对现实的认识不清, 对人性的盲目相信。麦克白和理查三世死于自己无穷无尽的野心和扭曲的人性。正面人物的死亡基于对人性丑恶的失望, 反面人物的死亡结局则是作者所着力鞭挞的人性贪婪的最终结果。
  
  汤显祖的成长受儒、佛、道三家的影响, 儒家提倡积极入世, 而佛道二家则讲究出世。“邦有道则仕, 邦无道, 则可卷而怀之。”[5]正是中国的读书人所信奉和遵从的。因此, 在他的作品中, 当主要人物看清官场真相、彻悟人生虚无后, 选择了以避世为结局。
  
  中国古人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人格的完善和对外在事功的追求是相辅相成的。然而, 当这些读书人步入仕途后, 却发现官场倾轧, 与其追求外在事功, 不如追求自身显达荣耀来得实际。正如《劝学诗》中所言:“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 书中自有千钟粟。”漫长而坎坷的官场生涯消磨了读书人的骨气、理想, 庸俗化成为他们不可避免的命运。
  
  《邯郸记》中卢生原本是一个有着极强入世精神的书生。他遵循“学而优则仕”的观念参加科举考试, 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跻身仕途, 然而现实却屡屡让他失望。他在梦境中借助神仙的法力, 娶了娇妻, 考取了功名, 建立了事功, 随之又身居高位, 且子孙昌茂, 最终因采战之术导致一命归西。卢生的这个梦可以说是将封建社会广大读书人所渴望的一切都实现了, 然而这一切并非人生的意义之所在。作者借神仙之口点化卢生, “都是妄想游魂, 参成世界。”作者以卢生之梦写出自身的失落之实。卢生费尽心力追求“出将入相的生活”, 然而一切转头成空, 卢生从虚妄的梦境中清醒过来, 其实正是作者对人生意义的质疑, 毕竟人生的虚幻和空无早已消磨尽当初的雄心和抱负。遁世成为剧中人物的必然结局。
  
  《南柯记》则取材于唐传奇《南柯太守传》, 作者沈既济在篇末有云:“贵极禄位, 权倾国都, 达人视此, 蚁聚何殊。”其主旨是揭示世人争名夺利的可笑和虚妄。汤显祖将其改编为戏曲, 并承袭其用意:“嗟夫, 人之视蚁, 细碎营营, 去不知所为, 行不知所往, 意之皆为居食事耳。见其怒而酣斗, 岂不吷然而笑曰:何为者耶?天上有人焉, 其视下而笑也, 亦若是而已矣。”联想汤显祖本人的经历, 早期的他坚持气节, 不阿附权贵, 名落孙山, 后终于投身政坛、励精图治, 但最终还是不为污浊的官场所容, 黯然隐退。因此, 在《南柯记》中, 主人翁淳于棼“精通武艺”, 却时运不济, “成落魄之像”.后来在槐安国瑶芳公主的帮助下成为南柯太守, 将辖境治理得“征徭薄, 米谷多”“行乡约, 制雅歌”“多风化, 无暴苛”“平税课, 不起科”, 努力让南柯郡人民生活富庶、官民易亲, 其实这正是作者自身政治理想的展示, 然而, 理想终究难容于现实, 最终淳于棼悟出了“道南柯乘龙骖凤, 廿载恩深, 一方权重, 恰好是到头如梦?”从而弃世出家。
  
  莎士比亚和汤显祖的戏剧作品中, 人物的命运或是死亡, 或是遁世, 总与世道、人心紧密相关, 是“历史的必然要求和这个要求的实际上不可能实现之间的悲剧性冲突”.[6]公平、正义被社会所摒弃, 善良的人无力拯救国家和自己的命运。“人世间的一切在我看来是多么可厌、陈腐、乏味而无聊!” (哈姆雷特语) , 因此, 人物的结局早已注定。
  
  三、从希望走向失望---人文理想之梦的破灭
  
  亨斯·萨克斯 (Hans Sachs) 在《善歌者》中曾这样吟咏:“所有的诗艺和所有的诗情, 不过是对现实之梦的说明。”[7]莎士比亚和汤显祖的戏剧作品正是作者人文思想梦幻破灭的表达。
  
  莎士比亚曾经是一个充满理想的、乐观的剧作家。他早期的作品有着鲜明的人文主义思想, 是格调明快、充满朝气的。《亨利四世》中曾经放荡的王子最终成为一个合乎标准的继承人。《罗密欧与朱丽叶》中虽然男女主角双双死去, 然而两个百年世仇的家族却从此握手言和。后来他早年所推崇的人文思想的火苗越来越黯淡, 他对人性也越来越失望, 及至其四大悲剧, 展现给观众的就是背叛、乱伦、复仇和死亡。正如《哈姆雷特》第五幕中所展示的“向那懵无所知的世人报告这些事情的发生经过;你们可以听到奸淫残杀、反常悖理的行为、冥冥中的判决、意外的屠戮、借手杀人的狡计, 以及陷入自害的结局”.这种变化在《雅典的泰门》中得到了极致的表现。泰门乐善好施, 然而在他遭遇困境时, 曾经的座上客纷纷抛弃他, 高贵的品德最终败给贪婪的人性。泰门疯了, 最后甚至想要毁灭雅典这个他曾经深爱的国家。
  
  此外, 莎士比亚也开始反思民众的盲目性:“在这种覆雨翻云的时世, 还有什么信义?那些在理查活着的时候但愿他死去的人们, 现在却对他的坟墓迷恋起来;当他跟随着为众人所爱慕的波林勃洛克的背后, 长吁短叹地经过繁华的伦敦的时候, 你曾经把泥土丢掷在他的庄严的头上, 现在你却在高呼, ‘大地啊!把那个国王还给我们, 把这一个拿去吧!’啊, 可诅咒的人们的思想!过去和未来都是好的, 现在的一切却为他们所憎恶。” (《理查三世》)
  
  现实中的寸步难行使得莎士比亚陷入艰难的抉择。最终, 莎士比亚的人文思想与现实和解了。在《暴风雨》中, 不再有死亡, 而是变为宽恕、仁慈、悔恨、改错, 米兰公爵选择将女儿嫁给王子, 与世俗和解, 基督教的教义让莎士比亚获得了解脱。“莎士比亚忠于普遍的人性。”[8]但从莎士比亚的作品, 尤其是中后期作品中, 我们看到的是人文思想在遭遇残酷现实后的逐渐清醒。莎士比亚用作品阐释自己的人文观, 质疑专制制度, 反对暴力, 反对践踏人的生命、尊严, 并最终用宽容为自己的人文理想寻找出路。
  
  与莎士比亚相比, 汤显祖的人文观则更多地体现东方特色。它着重探讨人与社会政治以及自身道德与欲望的关系。汤显祖早年“历落在世事, 慷慨趋王术”[9], 为地方官时创办学校, 扶持农耕, 抑制地方豪强, 是积极干政的形象, 然而官场上的倾轧构陷、蝇营狗苟、贪污腐败使得他最终选择离开政坛, 回乡着述。正所谓“海珠不受采, 河鱼将息钓” (《内弟吴继文诉家口绝粮有叹》) , 因此在他的作品中, 可以看到的是在个体与社会的矛盾斗争中, 大都以个体的妥协和失败告终。这其中, 作者的身影和心路历程是时时可见的。
  
  《紫钗记》中, 郑生虽为状元, 又立下军功, 却无力反抗卢太尉的威逼, 甚至于顾虑霍府的安危而假意应允与卢小姐的婚事, 导致霍小玉的生命垂危。而黄衫客的出手, 看似豪侠, 实则是政治力量的角逐。黄衫客与宫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卢太尉擅权引起皇帝不满, 在这种情况下, 郑生才得以与霍小玉夫妻团聚。黄衫客这一形象的出现是百姓在面对强权威压时渴望出现一个能够主持正义和公理力量的美好心愿, 从另一面来看, 更凸显作者对于政治清明、官员品德高尚、尽职尽责这一政治理想的失望。因此, 在剧终, 虽则郑生和霍小玉夫妻团聚, 卢太尉被贬, 然而把公平、正义的希望寄托在侠客见义勇为和伸张正义上又显得那么脆弱和不堪一击。
  
  《邯郸记》中描绘了卢生从早期科举坎坷到晚期的奢靡享乐, 真实展现了官场对于个人心性的侵蚀。这种追求个人享乐、富贵双全的人生理想是那个社会读书人的梦想。但是, 却又显得极其庸俗不堪。作者通过黄粱一梦的觉醒, 点出了整个社会的弊端, 然而, 他并没有良药, 因此, 借神仙之手, 以黄粱一梦让卢生幡然悔悟、遁世而去, 写出了作者自身理想在现实中的失败。
  
  《南柯记》则以戏谑的笔法将上层社会的争权夺势、勾心斗角展示得清楚明白, 淳于棼将南柯郡治理得井井有条, 最终还是黯然收场, 借淳于棼之口, 作者打破了对最高统治者虚妄的幻想, 正所谓“太行之路能摧车, 若比君心是坦途。黄河之水能覆舟, 若比君心是安流”.这是作者政治理想的破灭, 也从另一方面反映出人文思想在现实中是没有出路的。“笑空花眼角无根系, 梦境将人殢。长梦不多时, 短梦无碑记。普天下梦南柯人似蚁。”
  
  “自有戏剧以来, 它的目的始终是反映人生, 显示善恶的本来面目, 给它的时代看看它自己演变发展的模型。”莎士比亚从统治者的角度出发, 揭示掌握国家命脉的重要人物因追求更高的权势而泯灭人性, 做出诸如弑君的恶行, 导致的结果可能就是国家动乱。贪欲是一切罪恶的开始, 而汤显祖的作品则反映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官僚, 他们虽坐拥高位, 却才能平庸, 或排除异己、嫉贤妒能, 或追求声色犬马的感官享受, 这也注定了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无论是莎士比亚的作品还是汤显祖的作品, 大都围绕着社会上层人物来推进情节, 而这些上层人物无法遏制对于权势富贵的渴望, 又恰恰体现出当时整体的社会环境, 因为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综合, 社会环境不仅仅围绕着人, 而且是驱使他行动的力量。对于这些人物的描写, 反映出作者对于社会现实的失望。“在一个极度败坏的世界中”[10], 理智终将遭遇绝望, 汤显祖的避世思想, 莎士比亚的死亡结局, 其实都是彻底宣告人文思想终究难敌残酷的现实。而怀抱美好理想的作者最终只能选择逃避或与社会和解。
  
  参考文献:
  
  [1]青木正儿。中国近世戏曲史[M].王古鲁, 译。北京:中华书局, 1954.
  [2]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全集[M].朱生豪, 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0.
  [3]托马斯·德·昆西。论《麦克白》剧中的敲门声[J].世界文学, 1979, (2) :144-151.
  [4]汤显祖。汤显祖集·戏曲集[M].钱南扬, 校点。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73.
  [5]论语。大学。中庸[M].高志忠, 译注。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5:143.
  [6]恩格斯·致斐·拉萨尔[A].马克思恩格斯选集[C].北京:人民出版社, 1972:344.
  [7]尼采。悲剧的诞生[M].周国平, 译。上海:三联书店, 1987.
  [8]撒缪尔·约翰逊。莎士比亚戏剧集序言[J].文艺理论译丛, 1958, (4) :526-532.
  [9]徐朔方。玉茗堂诗之三·汤显祖集全编[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5:409.
  [10]弗·史雷格尔。论哈姆雷特[J].古典文艺理论译丛, 1964, (9) :312.
  
联系我们
  • 写作QQ:
  • 发表QQ: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 微信号:18930620780
    微信二维码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